手机端 投稿
收藏

阅读:

今年深圳209家网贷平台停业“良心退出”只占4成

媒体报道

2016-12-19

waibian来源:南方都市报

摘要: 2016年前11个月深圳有209家停业及问题平台,预计全年大约为230家,大约等于这一年的每1天半,深圳就有一家P2P退出。2012年上线平台也倒了 “老司机”也不安全了。...

2016年前11个月深圳有209家停业及问题平台,预计全年大约为230家,大约等于这一年的每1天半,深圳就有一家P2P退出。2012年上线平台也倒了 “老司机”也不安全了。

2016网贷合规元年到了年度考核期,对于深圳这个金融重镇而言,则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尤其是“谢幕”的P2P网贷平台,他们的前世今生与何去何从,演变成为这个行业在合规道路上不得不审视的必修课。

上周,网贷之家向南都记者提供的数字显示,2016年前11个月,深圳有209家停业及问题平台,预计全年大约为230家,其中既有主动清算、停业的,也有人去楼空的跑路者。估算下来,这大约等于这一年的每1天半,深圳就有一家P2P退出。如果把那些没有登记在册的隐形机构或野鸡平台计算在内,恐怕数量更多。

互为佐证的是,南都记者昨日从第三方平台“网贷天眼”获悉,从12月1日到17日,深圳地区就有14家问题平台浮出水面———存在提现困难、网站无法访问、连续多日联系不上、暂停运营,启动清偿程序等问题。光是12月17日,就有德壹金融、点金盒、贷贷平安这三家深圳平台“出事”了。记者发现,三家的官网已无法访问。

在深圳的监管层和相关行业机构看来,停业、退出或转型是行业自我净化的必然趋势。那么,在监管加码、投资趋于理性的大环境下,如何借助退出江湖的P2P平台的众生相,来对各路平台的良心做一次合理评判?

2012年上线平台也倒了 “老司机”也不安全了

日前,盈灿咨询出炉了一份“网贷退出平台”的调研报告。南都记者注意到,在这30家历史标的信息基本完整的样品平台中,有21家来自深圳,包括e生财富、汇龙贷、神州通宝等,涉及数万投资人。从某种意义上,深圳已是全国P2P的生存状态的缩影。

盈灿咨询分析师王迪枫说,资本实力不足的平台更容易关门,90%的平台注册资本都在1000万元以上,而实缴1000万的平台数仅刚刚过半,实缴资本在5000万以上的平台数量占比更是低至20%。

一个值得留意的现象是,这些平台的生存周期最短两个月,最长的近4年,意味着“老司机”也不安全了。盈灿咨询分析,在30家样品平台中,仅有8家平台运营时间超过2年,多数平台运营时间在1年至2年间。其中运营时间最长的是1家2012年就上线的老平台,在公告“暂停发标”的时候已经运营了45个月。

和正常运营的P2P机构有所不同的另一个特征是,有15家累计成交量均低于1亿,整体成交量偏低。这也成为甄别机构优劣的一个有效指标。

玩什么业务都可能死 年化率20%是最大雷区

每一家P2P,都有自己的业务类型,车贷和小微企业借贷以及消费贷成为深圳的主流。盈灿咨询的样本调查显示,30家退出平台的主营业务多是车贷和企业借贷,其他业务也涵盖了当前主流的P2P网贷产品,包括供应链,赎楼,融资租赁,票据保理等,借款标金额多在100万以下。记者看到,绝大多数是短期标的,几乎没有1家平台平均借款期限超过1年。

王迪枫对此表示,平台退出与业务关系不大,换而言之,没有哪个业务类型可以保证安全。但是,有一个共同特征是多数平台收益率较高。记者从“年化收益率分布图”看到,这些退出平台12月标的年化收益率都在10%以上,一半平台的年化收益率都在18%以上,达到或超过20%的超高收益足足有5家!形成对比的是,来自网贷之家的统计显示,深圳地区平台11月份的年化平均收益,只有9.73%。

高收益,几乎成为问题平台的雷区。“如此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收益率,反映出平台承受着较大的成本压力,而这或许是导致退出的主要原因之一。”王迪枫如是认为。

“良心退出”共占4成 剩下的跑路或停业

按照江湖潜规则,稍有良心的平台在退出时会“昭告天下”甚至解释理由,诸如盈利空间不大、决定转型做资产端,或者直言不讳说是借款人出现逾期违约。当然,也有二话不说就停机、关网、闭门和跑路的。对于普通市民投资人来说,“还钱”就成为双方角力和善后的唯一要务。

调研数据显示,有3家平台是在借款基本还清之后才发布的退出公告,但仅占10%,显然是属于“良心型”。有9家平台在公告之后,随着标的到期,资金陆续还清。这12家平台算是投资人可以接受的“良心退出”,总共占40%。而有6家平台则与之相反,在宣布“退出”后不久,最终跑路了。剩下12家平台则让投资人进入了漫长的煎熬等待中。调研称,“这些平台老板倒是没跑路,也可能没跑成,但是债权却出现了严重逾期或坏账,投资人和平台一起陷入困境”。

第三方机构专家、网贷天眼深圳副总经理陈京坡告诉南都记者,从记录情况来看,跑路平台大致主要分为以下几种:司法介入(恶意诈骗)、提现困难(限制提现)、关站失联(老板跑路)、平台清盘。不过,他表示“只有极少数良心平台会选择兑付清盘,投资人可以拿回本金甚至相应收益,更多的是无声无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而在分析师王迪枫看来,宣布“退出”并不代表一个平台就彻底终止运营了,因为大多数平台发布这个公告的时候,投资人的钱还没有还清。这些平台的退出公告中,唯一共性就是“平台将不继续在线上发布新标”,此时意味着绝不会有后续的“接盘侠”进来。

省专项整治检查启动 针对限额和资金存管

具备官方色彩的深圳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的秘书长曾光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居心不良”的平台还是少数,退出市场更多原因在于经营不善。他坦言,其实这个行业门槛很高,加上经济下行大环境不好而触发,导致一些企业主动或被动出局。而一家国资系的网贷平台CEO王挺(化名)干脆放言称,互联网金融尤其P2P里面骗子太多了,带坏了整个行业。他判断认为,到明年2月份以后,95%以上的玩家可能都玩不下去了。

遗憾的是,记者走访一些相关协会和第三方机构了解到,目前深圳并没有一个明确针对退出平台的跟踪调查机制。投资之前战战兢兢,出了问题只有寻求维权,成为另一种众生相。

一份行业的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中,累计有72家网贷问题平台被立案调查,但有判决结果的不多。相比全国数以千计的P2P平台大军和逾千家跑路平台,追回资金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一个值得玩味的例子是,去年宣布退出深圳P2P自由贷的平台老板虽然没跑路,但到现在都还在催收。知情人介绍,整整一年半,平台都在跟逾期借款人和相关担保公司打官司,投资人的回款依旧是遥遥无期。

“问题平台可以概括为无耻、无知、无能。无耻对应司法已介入的恶意诈骗平台,无知无能对应没有行业敬畏、没有计划和执行能力的平台。”网贷天眼深圳副总经理陈京坡说,能够坚持几年下来的,平台产品周期走过一个轮回,一般来说平台道德风险小了很多,下一步就是合规问题。现阶段他建议市民可以投资主流的P2P平台,参考业界评级排行,也可以把银行存管等作为硬指标,会降低很大的风险。

实际上,监管层动作从今年以来一直频频不断。就在12月17日,广东省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现场检查启动,有消息指检查小组已经分批开始入驻到部分互金平台进行,其中最核心的是限额和资金存管。在深圳业界看来,在新一轮监管风暴面前,不论规模大小,资历长短,所有平台面临着同样的考验,投资人和平台都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有的“上午上线,下午跑路” 有的跑路前官网发“公告”

实际上,最近两年来,包括深圳在内的“谢幕”大军中出现不少“之最”,凸显了这个特殊行业的众生相。据业内介绍,一家名为鑫利源的网贷平台在跑路前,相关高管在官网上附上“跑路公告”,内容是两张已经人去楼空的照片。另一家注册资本达5000万的恒金贷平台上午上线,下午跑路,被业界笑为“跑路最快”的反面标杆。深圳群众贷在跑路后,才被发现所有的借款项目完全抄袭另一机构,有受害人查阅其注册地,居然是一个肉菜市场。

热门话题

分享到

回到顶部
© 2015-2018 网贷ABC(www.wangdaiabc.cn) 版权所有 关于网贷ABC| 标签|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投稿| 版权声明 粤ICP备13045008号-2